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 李煜《乌夜啼·昨夜风兼雨》原文、翻译及赏析

来源:中国最美古诗词网 \\ 作者:李煜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一梦 一作:梦里)

译文及注释

「翻译」

昨天的夜晚,风雨交加, 遮窗的帐子被秋风吹出飒飒的声响。

蜡烛燃烧的所剩无几,屋内又是漏的不断,我不停的多次起来斜靠在枕头上。 躺下坐起来思绪都不能够平稳。

世上的事情过去的就如同逝去的流水一样, 算起来一生沉浮恍如梦境。

只可以凭着醉酒多次回到家乡平坦的路上, 除此之外又有那里可以去啊。

「注释」

帘帏句:帘帏,窗帘。飒飒,象声词。屈原《九歌·山鬼》:“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多离忧。” 

烛残句:漏,即铜壶滴漏,古代计时器。频欹枕:指倚枕不眠。 

梦里浮生:一作“一梦浮生”,李白《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醉乡:醉中境界。杜牧《华清宫三十韵》:“雨露偏金穴,乾坤入醉乡。”

「赏析」

  此词表现的是南唐李后主对人生的感悟,艺术特点是情境和谐,细节传神。上片以倒叙的方式开篇,写“昨夜”风雨交加,风声雨声树声等“秋声”阵阵传入帘内,构成一种凄凉的氯围。“烛残”二句由室外景转入帘内景。室内残烛摇曳,光线昏暗,夜尽更阑时分,主人公还卧床在枕上翻来覆去,表明他彻夜未眠。失眠人情绪本来就烦躁,而窗外的秋风秋雨,仿佛点点滴滴都在敲击着失眠人的心头,更增苦楚。心头的烦闷无法开解,“起”来挥之不去,“坐”下也无法平静。“起坐”两个细节动作传神地写出失眠人无法平静的心境。下片转入沉思。回想人生世事,往日的南唐早已土崩瓦解,词人曾经拥有的一切辉煌、幸福都被剥夺。这人生世事,有如流水不返,好似梦境虚无。所谓“梦里浮生”就是后来北宋苏轼所说的“人生如梦”。梦的特点有三,一是短暂,二是易变,三是不可把握。所谓“梦里浮生”,是对人生命运的短暂性、易变性和不可把握性的概括。后主对人生命运的悲剧性和悲剧的不可避免性有着深刻的体验,他对未来早已失去信心,在现实中又找不到解脱、超越痛苦之路,只好遁入醉乡求得暂时的麻醉和忘却。意识到人生的悲剧,却无法加以改变,是李煜的一大人生悲剧。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1614644937)
李煜
李煜
——诗人

南唐后主李煜的词继承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传统,用情真挚,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以后的词坛影响深远,他的表诗词作品有《虞美人》、《相见欢》、《浪淘沙》、《花间集》等。..

相关古诗
  •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原文: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

      作者: 李煜
  • 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 唐五代词人冯延巳的词《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原文:逐胜归来雨未晴,楼前风重草烟轻。谷莺语软花边过,水调声长醉里听。款举金觥劝,谁是当筳最有情。

      作者: 冯延巳
  • 子夜吴歌·春歌 唐代诗人李白的乐府古诗《子夜吴歌·春歌》全文及鉴赏:秦地罗敷女,采桑绿水边。素手青条上,红妆白日鲜。蚕饥妾欲去,五马莫留连。

      作者: 李白
  • 长干行·家临九江水 唐代诗人崔颢的乐府古诗《长干行·家临九江水》全文及鉴赏: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作者: 崔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