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红蓼渡头秋正雨

—— 薛昭蕴《浣溪沙·红蓼渡头秋正雨》原文、翻译及赏析

来源:诗歌吾爱网 \\ 作者:薛昭蕴 \\ 朝代:唐代 \\ 栏目: 宋词精选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红蓼渡头秋正雨,印沙鸥迹自成行,整鬟飘袖野风香。

不语含嚬深浦里,几回愁煞棹船郎,燕归帆尽水茫茫。

注释

⑴蓼(liǎo):一年生草本植物,多生于水中,味苦,可作药用。红蓼:开红花的水蓼。

⑵整鬟:梳理发鬟。

⑶含嚬(也作“颦”):愁眉不展。浦:水滨。

⑷愁煞(shà):愁极了。棹(zhào)船郎:撑船人,即船夫。

⑸帆尽:船已远去,不见帆影。以“帆”借代船。

「赏析」

薛昭蕴不是画家,但他的这首《浣溪沙》却给读者描绘出了一幅苍凉寂寞的秋雨渡头待人图。

词的上片写沙滩上秋雨中的渡头,水边长着紫红色的蓼花鸥迹成行,描绘出渡头的苍凉、寂寞。在这样的环境中,却孤零零地站着一个盛装的佳人。这三句给读者在听觉上的是风雨声,在视觉上的是热色的红蓼花,成行的沙鸥足迹和盛装的佳人,在嗅觉上的是佳人和野花的芳香。但这些并没有使画面热闹起来。秋风、秋雨、红蓼、鸥迹、孤独佳人,使人突出地感觉到的是渡头环境的苍凉和寂寞。第三句“整鬟飘袖野风香”还给读者留下了这佳人站在渡头要干什么的悬念。“整鬟”,在这里不仅有盛装的意思,还包含着“女卫悦己者容”的意思。

过片“不语含嚬深浦里”承上启下。“不语含嚬”的人就是上片“整鬟飘袖”的佳人,这是承上。为什么“不语含嚬”,这是启下,也是词人安排的又一个悬念。紧接着“几回愁煞棹船郎”写佳人心事重重地皱着眉,默默地立在渡头,又不要摆渡、放舟,所以“愁煞”船夫。这里并没有有些注家所讲的要“放船自适”、“临流往返”的意思。“煞”是表示极甚之辞,不过“愁煞”在这里是“为难了”、“难坏了”的意思,愁的分量是很轻很轻的。词的最后一句,拓开一层讲:“燕归帆尽水茫茫。”说在佳人默望中,燕子归去了,江上的征帆过尽了,剩下的只有茫茫江水。至此,方点明了怀人的主题,暗示了佳人的痴情和痛苦,也解开了上文一个又一个的悬念,结束了全词。最后一句,从表面上看来,燕归、帆尽、水茫茫,都是写景,而深含着的至真至切的怀人之情,却紧扣读者的心扉,一切都在“不语”中。这样以一个饶有余味的画面结尾,既合水乡秋景,又关人物心情,景情俱佳。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1614644937)
薛昭蕴
薛昭蕴
——唐代诗人

唐代诗人薛昭蕴的生平简介、诗词全集及诗词代表作品。..

相关古诗
  • 瑞龙吟·大石春景 北宋词人周邦彦的古诗词《瑞龙吟·大石春景》原文及鉴赏: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黯凝伫。因念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

      作者: 周邦彦
  • 宿王昌龄隐居 唐代诗人常建的五言古诗《宿王昌龄隐居》全文及鉴赏:清溪深不测,隐处唯孤云。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茅亭宿花影,药院滋苔纹。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

      作者: 常建
  • 已凉 唐代诗人韩偓的七言绝句古诗《已凉》全文及鉴赏:碧阑干外绣帘垂,猩血屏风画折枝。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作者: 韩偓
  • 宫词 唐代诗人顾况的七言绝句古诗《宫词》全文及鉴赏:长乐宫连上苑春,玉楼金殿艳歌新。君门一入无由出,唯有宫莺得见人。

      作者: 顾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