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超之死:胡适为无名女生写传的背后

—— 北洋军阀课件_李超之死:胡适为无名女生写传的背后

来源:中国最美古诗词网 \\ 作者: 戎马倥偬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谈古说今 \\ 人气: \\ 更新:2016-06-03

  胡适与李超并不认识,他是在读了李超遗留的来往书信之后,才对这个女大学生之死产生无限痛惜。

胡适
胡适

作者:张耀杰

  1919年8月16日下午,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国文班学生李超,在一家法国医院里默默病逝。李超生前并没有得到人们足够的关 心和支持,去世之后棺材停放在北京一个破庙里,家里人也不来过问。李超的同乡区君蕙、陈君瀛等人在料理后事时,从遗物中找出许多往来书信。这些书信经过同 乡之一、北京大学文科哲学门学生苏甲荣分类整理,转交给包括蔡元培、胡适、陈独秀、蒋梦麟、李大钊、梁漱溟在内的学界名流,才开始引起较为广泛的重视。胡 适更是以一篇7000字左右的《李超传》,把李超之死载入史册。

  胡适笔下的李超

  胡适与李超并不认识,他是在读了李超遗留的来往书信之后,才对这个女大学生之死产生无限痛惜:“我得读这些信稿,觉得这一个无名的短命女子之一生事迹很有作详传的价值,不但她个人的志气可使人发生怜惜敬仰的心,并且她所遭遇的种种困难都可以引起全国有心人之注意讨论。所以我觉得替这一个女子做传比替什么督军做墓志铭重要得多咧。”

  李超是广西梧州金紫庄人,父母早亡,由父亲的姨太太附姐和两个姐姐抚养成人。因为家里没有男丁,父亲生前按照传统风俗过继了同胞兄弟李榘廷的儿子李惟琛。李惟琛娶妻纳妾之后,接管继承了李超父母所遗留的全部家产。

  李超的两个姐姐已经出嫁,从小勤奋好学的李超,不顾嗣兄李惟琛的反对,先后进入梧州女子师范学校、广州国立师范学校、结方学堂学习。李超20岁时还没有订 婚,李惟琛很不高兴,想把她早早打发出去,以便安享家产。由于李惟琛包办婚姻对象时“择人但论财产”,而李超却重学行,两人“各执意见,致起龉龃”,致使 李超“虑家庭专制,恐不能进其素愿,缘此常怀隐忧,故近来体魄较昔更弱。稍有感触,便觉头痛。”在这种情况下,李超急于外出求学,主要是为了躲避这种高压 的包办婚姻。

  在广州的二年,李惟琛以李超不尊重、不服从家族尊长为借口,拒绝支付李超的读书费用,强迫她返回乡里接受传统的包办婚 姻。李超“环顾亲旧,无一心腹”,只有大姐李惟钧和姐夫欧寿松等少数亲友愿意提供切实帮助。李超在广州换了几处学堂,总觉得不满意。她的朋友梁惠珍在北京 高等女子师范学校写了几次信劝她来北京求学。李超把几篇文稿寄给梁惠珍,请她转呈方还校长许她插班学习,后来又托同乡京官说情,方还校长才批准她来校旁 听。

  李超得到李典五的借款,又得到欧寿松担保学费的承诺,于1918年7月动身来到北京,同年9月进入女高师国文班旁听,一学期后 改为正科生,成为中国国立教育史上第一届女性大学生中的一员。她的兄嫂知道后不但不肯接济款项,还写信给欧寿松,警告他不许继续接济李超读书。李超因此悲 愤交加,病情也变得越来越重,于1919年冬天被校医院确诊为肺病,先入首善医院调养,濒危时转入法国医院,于1919年8月16日下午病逝。

  在这篇传记的结尾,胡适从李超遗留的来往书信中摘录出让他愤慨之语,为李超之死归纳出这样四个问题:

  (1)家长族长的专制。“尔五叔为族中之最尊长者,二伯娘为族中妇人之最长者。若不禀报而行,恐于理不合。”诸位读这几句话,发生什么感想?

  (2)女子教育问题。“侬等祖先为乡下人,所有远近乡邻女子,并未曾有人开远游求学之先河,今尔苦孑身先行,事属罕见创举。乡党之人必多指摘非议。”“举廷五叔及甫弟等均以为女子读书稍明数字便得。”诸位读这些话,又发生什么感想?

  (3)女子承袭财产的权利。“此乃先人遗产,兄弟辈既可随意支用,妹读书求学乃理正言顺之事,反谓多余。念之情理,岂得谓平耶?”诸位读这几句话,又发生什么感想?

  (4) 有女子不为有后的问题。古人为大宗立后,乃是宗法社会的制度。后来不但大宗,凡是男子无子,无论有无女儿,都还是承继别人儿子为后。即如李超的父母,有了 李超这样的一个好女儿,依旧不能算是有后,必须承继一个“全无心肝”的侄儿为后。诸位读了这篇传,对于这种制度,该发生什么感想?

  李超之死的轰动效应

  在写作《李超传》的同时,胡适还参与了北京学界共同发起的李超追悼会。他与蔡元培、胡适、李大钊、吴弱男、罗家伦、康白情、张国焘、黄日葵等人联名发表的 《李超女士追悼大会启事》介绍说:“其家固谓女子无才便是德者,牵制愈力,直欲置之死地而后已……女士只身万里,忧愤莫诉,积悲成疾,遽于本年八月十六日 贲志以殁,遐迩咨嗟,同深惋惜。”

  1919年11月30日下午,位于石驸马大街的北京女高师,从学校大门到礼堂之间的树木和建筑物 上都用素绢和白花装点,庄严而肃穆。会场东侧扎有彩棚,中央悬挂着李超遗像,上有蔡元培题写的“不可夺志”四个大字,左右摆放着来宾送来的二十余个花圈。 限于场地,追悼大会的筹备会不得已特发男宾入场券以压缩人数。即使如此,到会的学者、社会活动家、北京市学生联合会及各大中学校代表,达到1000多人。 “会场几无空足地,赠送诗文挽章者,不下三百余份”。其中蔡元培的挽联是:“求学者如此其难,愿在校诸君,勿辜负好机会;守钱虏害事非浅,舍生计革命,不 能开新纪元。”

  下午二时宣告开会,奏哀乐,由大会主席周家彦致开会词,全体向李超遗像行三鞠躬礼。大会主席宣读祭文后,由李超的同 乡介绍她的生平事略。据北京《晨报》报道,当天的特邀嘉宾蔡元培、胡适、陈独秀、蒋梦麟、李大钊,“均如约而至,淋漓致尽,全场感动,满座恻然,无不叹旧 家庭之惨暴,表同情于奋斗之女青年”。

  追悼会之后的第二天即1919年12月1日,胡适写作的《李超传》在北京大学部分学生主办的 《新潮》第2卷第2号正式发表。12月27日,女高师学生应福建旅京学生联合会邀请,在青年会演出以李超的遭遇编写、排演的六幕话剧《恶家庭》。12月 28日,北京女高师学生及广西籍在京学生冒着严寒,到广西籍同乡捐资为李超在宣武门外斜街购买的墓地里,为李超举行了先立墓碑春节后再予安葬的象征性葬 礼。李超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女大学生的名字,通过轰动一时的各种纪念活动,被载入了中国女权运动的史册。

  改写历史的后续传奇

  按照李超的同班同学程俊英的说法,“李超的死和追悼会,给我班的刺激很大,激起了反封建婚姻的怒潮。冯沅君同学带头和儿时在河南订婚的未婚夫退婚,其他同学纷纷响应”。

  冯沅君原名恭兰、淑兰,笔名淦女士、沅君、大琦、易安等。1900年9月4日,出生于河南省唐河县祁仪镇一个富有的书香门第,早年由父母包办了一桩娃娃亲, 对方是唐河乡下一个土财主的儿子。李超去世后不久,冯沅君到北京大学参加罗素研究会、杜威研究会之类的活动时,认识了河南济源籍已婚同乡、北大理科物理门 学生、文学青年王品青,两个人很快便堕入情网。经过冯沅君反复抗争,于1923年寒假回河南过春节时,退掉了父母包办的娃娃亲。

  在冯沅君撇开未婚夫自由恋爱的同时,她的福建籍同班同学黄英,与未婚夫林鸿俊退婚,热恋上了北大法科政治学门学生、已婚福建同乡郭梦良。另一位福建籍同班同 学王世瑛,热恋上了北京铁路管理学校学生、福建同乡郑振铎。还有一位福建籍同班同学程俊英,拒绝了父母包办的时任交通部秘书长的未婚夫卢某,热恋上了 1920年留美归来的心理学教授、“穷教书匠而年纪较大”的张耀翔。黄英当年还以庐隐为笔名,把多名同班同学的恋爱传奇,写进了她的成名作《海滨故人》。

  李超、冯沅君的另一位同班同学苏雪林,当年并没有退掉父母包办的未婚夫张宝龄,从而为此付出沉重代价。1991年,94岁的苏雪林在《浮生九四》中回忆说, 她一生中“最敬重者,唯有胡适先生一人”。1919年,胡适在北京女高师讲授《中国文学史》一年。有一天,他在课堂上讲到自己所写的《李超传》,比《史记》中的《汉高祖本纪》、《项羽本纪》还要有价值,“吓得我们舌挢而不能下”,以为此说是“荒天下之大唐”。等到胡适的《李超传》正式发表后,影响到青年 女子纷纷要求继承遗产,以至于此后出台《民法》,苏雪林才真正明白胡适所言不虚。胡适等人创办的《新青年》、《新潮》,“列举旧礼教之害,则颇惬我心”, 苏雪林对于胡适敬意大增,从而由钦敬发展到崇拜。

  从法律上看,中国人取得婚姻自由和男女平等的法定权利,是1930年的事情。那一 年公布的《民法》规定,除未满20岁的未成年人的婚姻行为,须经法定代理人同意之外,婚姻完全由男女双方自主决定,离婚条件平等,纳妾已属非法。假如没有 包括李超之死在内的新文化运动持续不断的启蒙推动,像这样的历史进步是很难实现的。

  ◎张耀杰,文史学者,著有《民国背影》等。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1614644937)
相关古诗
  • 民国时汪精卫曾支持南京尝试保障房计划

    民国时汪精卫曾支持南京尝试保障房计划 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南京,汪精卫,保障房)—民国时汪精卫曾支持南京尝试保障房计划

      作者: 民国轶事
  • 春暖花开的幸福 在诗歌里,他们相知相爱相许,爱情之花在诗行里开了又开。她怕冷,冬天还没到,他就替她做好了准备。每到结婚纪念日或者他生日,她都会送给他一张精美的贺卡。几年后,他们的生活终于峰回路转..

      作者: 诗王
  • 文化 , 第十届桃花诗会在王莽万亩桃园成功举办 西安市文联党组书记王晓锋,长安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刘国荣,长安区人大副主任张利学,陕西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总监付银安,陕西省书协副主席、西咸书协主席麻天阔,陕西作协文学基金会副理事..

      作者: 诗王
  • 《幻方 · 姓氏之花》——沈亦然拟声文字抽象画个展将在京举行 2、2018年10月13日“象形文字新演绎—沈亦然作品个展”,北京绿地﹒中国锦北京最高艺术中心,中国2、2018年12月22日“2019猪年贺岁展”,北京绿地﹒中国锦北京最高艺术中心,中国;6、2…

      作者: 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