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吟·从商帅国器猎于南阳同仲泽鼎玉赋此

—— 元好问《水龙吟·从商帅国器猎于南阳同仲泽鼎玉赋此》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元好问 \\ 朝代:金朝 \\ 栏目: 金朝 \\ 人气: \\ 更新:2015-09-10

少年射虎名豪,等闲赤羽千夫膳。金铃锦领,平原千骑,星流电转。路断飞潜,雾随腾沸,长围高卷。看川空谷静,旌旗动色,得意似,平生战。

城月迢迢鼓角,夜如何,军中高宴,江淮草木,中原狐兔,先声自远。盖世韩彭,可能只办,寻常鹰犬。问元戎早晚,鸣鞭径去,解天山箭。

「赏析」

元好问年约二十时,书生意气,慷慨激昂。一次,与金军著名的大将完颜鼎(字国嚣)射猎终南山,同行者还有王渥(字仲泽)等,有感而赋此词。

写出猎的词,元好问之前已有许多,而东坡《江城子·密州出猎》开其先声。由于出猎场面豪阔,气势雄壮,反映到词中,作品易以威武取胜。而元好问此词,更高出寻常威武一筹,在人事的见解上卓有特色,深沉高远。

“少年射虎”两句,劈头先用两个曲故,反衬出猎主人的威猛。西汉李将军李广,曾经见草中石而以为虎,拉箭猛射,箭头深没石中。但李广射石,恐非少年时事,此处写法,主要是衬托年二十就以善战闻名的商帅完颜国嚣。“赤羽千夫膳”全用杜甫《故武卫将军挽词》之二中的一句,原是称颂将帅的立功塞外之事,此处亦说商帅把这视若等闲,可见商帅更是高出前人一头。

“金铃锦领,平原千骑,星流电转。路断飞潜,雾随腾沸,长围高卷。”这几句全写围猎场面。骏马金铃悬头,锦绣围脖,在平原民奔腾驰骋,如星流电转,而千骑齐奔,更见其气势雄大。高超的射猎技艺,使天上飞禽和水里游鱼的路全断了,乖乖地来到人们的囊中;白雾紧随着飞腾的马啼,蔚为壮观;射猎队伍形成了合围的阵势,准备一网打尽入了围的野物。几句词,声调短促,吻合了射猎车骑风驰电掣的情势。

“看川空欲静,旌旗动色,得意似,平生战。”围猎场面壮观,气势雄大,固然可观。然而,仅仅停留于此,则仍是雕虫之技,不足与言大者。这里,作者的笔触轻轻一点:“得意似,平生战”,既写出了商帅的善战,又用“得意”二字,写出了商帅视战争为“等闲”的军人气概。那喧闹车骑的背景,是川空谷阔的静谧,而五色旌旗飘摇飞动,变幻着高深莫测的图景。这就像平生常常得胜的战役。

上片直写围猎,喧闹非常,都是眼前之景。下片要换境、换意了。“城月迢迢鼓角,夜如何?”两句直勾出寂寥空旷的夜景:古城上空,悬着一钩残月,鼓角声隐隐从远方传来,清静中富有动感。而“军中高宴”一句,归结了白日围猎满载而归的喜悦之情,也同时衬托了将帅的豪气。

“江淮草木,中原狐兔,先声自远。”这里,作者的笔彻底从围猎荡开去了,而描绘了逼人的军威。“草木”句,用苻坚见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之典,形容敌方兵士的胆战心惊。“中原狐兔”,决非只指围猎的对象,更指代中原大地上的敌军等等,而这些敌军,听到商帅兵马的声音以前,便已颓然远遁了。如此煊赫的军威,用对面状况来表现,更显得气势宏大。

“盖世韩彭,可能只办,寻常鹰犬。”韩指韩信,彭指彭越,都是汉高祖刘邦手下的著名战将。韩信将兵,多多益善,曾在击败项羽的过程中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彭越也曾参与致项羽于死地的垓下决战。这两员战将的战功,千古之下,未敢轻视。而作者则主,他们两人,不过只做到平常的走狗罢了。言外之意是,商帅决非此种人物。

因此,由上文逼出最后两句:“问元戎早晚,鸣鞭径去,解天山箭。”唐代大将薛仁贵战胜九姓突厥于天山,有“将军三箭定天山”之称。此指商帅的才略志向,会效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一举清边患,此才是将帅本色。全词气势峥嵘,场面豪阔,情境雄沉,不愧为名家手笔。

元好问
元好问
——金朝诗人

元好问简介:元好问金末元初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元好问诗词作品有:点绛唇、雁丘词、摸鱼儿、临江仙、问世间情为何物。..

相关古诗
  • 乌夜啼·离恨远萦杨柳 金朝诗人刘迎的古诗词《乌夜啼·离恨远萦杨柳》原文:离恨远萦杨柳,梦魂长绕梨花。青衫记得章台月,归路玉鞭斜。翠镜啼痕印袖,红墙醉墨笼纱。相逢不尽平生事,春思入琵琶。

      作者: 刘迎
  • 论诗三十首·其二 金朝诗人元好问的古诗词《论诗三十首·其二》原文: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

      作者: 元好问
  • 虞美人·槐阴别院宜清昼 金朝诗人元好问的古诗词《虞美人·槐阴别院宜清昼》原文:槐阴别院宜清昼,入座春风秀。美人图子阿谁留。都是宣和名笔,内家收。莺莺燕燕分飞后,粉淡梨花瘦。只除苏小不风流。斜插一枝萱草,..

      作者: 元好问
  • 论诗三十首·其十 金朝诗人元好问的古诗词《论诗三十首·其十》原文: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少陵自有连城璧,争奈微之识碔砆。

      作者: 元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