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评《水浒传》人物——武松(七绝)

—— 七绝评《水浒传》人物——武松(七绝)

来源:中国最美古诗词网 \\ 作者: yym1929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仿古诗词 \\ 人气: \\ 更新:2017-01-10

  近整理昔日教学笔记,得旧诗几首。修订后,将陆续发表:

   

  七绝 评《水浒传》人物——武松

  两千零三年

  近整理昔日教学笔记,得旧诗几首。修订后,将陆续发表:

   

  武松杀嫂事由因

  公济缺失自济寻*1

  浊世行侠遭陷害*2

  梁山梦断遁空门*3

  注释:

  *1武松杀嫂事由因,公济缺失自济寻:

  “武松杀嫂”这件事情的缘由,是因为“公济缺失”在先,不得已武松才寻求“自济”的。

  先说“公济缺失”,即“公力救济缺失”:

  武松出差回来,当得知胞兄武植(武大郎)被其嫂潘金莲(奸妇)、西门庆(奸夫)伙同王婆(邻居)害死后,一开始,武松到县衙告状,选择“公力救济”(公力救济:是指国家机关依权利人请求运用公权利对被侵害之权利实施救济,包括“行政救济”和“司法救济”。)谁想“官人贪图贿赂”,状告不准,不予立案!这就是“公济缺失”!

  “自济”,属于“私力救济”的范畴。(私力救济:指当事人认定其权利遭受侵害之时,在第三者没有以中立名义介入纠纷解决的情形下,不通过国家机关和法定程序而依靠自身力量或私力力量,解决纠纷,其中包括强制和交涉。)

  武松为报仇,在寻求“公力救济”无果之后,不得已,武松先杀潘金莲(奸妇)再杀西门庆(奸夫)!之后“投案自首”。这时的武松,对官府朝廷还没有完全丧失“信心”!因此甘愿获罪被流放孟州。

  *2浊世行侠遭陷害:

  “浊世行侠”:武松所处的世道,是一个“混浊的世道”!但武松对这一点并没有认清,认为只要“行侠仗义”,足以立于天地之间的人世。岂不知,以监狱“管营”、施恩为一方,以张团练、张督监为另一方,双方围绕着“快活林”的争夺,是封建地主阶级内部“狗咬狗”性质的利益之争!武松和蒋忠(蒋门神)“一样”,在他们之间“行侠仗义”,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遭陷害”:果不其然,在孟州,武松受到施恩的“照顾”,为报恩,武松醉打蒋门神,帮助施恩夺回了“快活林”酒店。不过武松也因此遭到蒋门神幕后的张团练勾结官府张督监的暗算!

  *3梁山梦断遁空门:

  先说“梁山梦断”:

  武松被迫“血溅鸳鸯楼”!在逃亡过程中,假扮“行者”之后,中间经过“辗转曲折”,归依梁山,企图“替天行道”!谁曾想,还是落入封建地主阶级的“圈套”,沦为封建地主统治阶级的“鹰犬”!这就是“梁山梦断”。

  再说“遁空门”:

  武松在逃亡过程中,被迫假扮成带发修行的“行者”!这其实是为武松最后的结局,设下的一个伏笔!

  武松归依梁山,随着梁山被“朝廷招安”,之后就去“打方腊”!在征讨方腊战斗中,武松失去左臂(武松单臂擒方腊)。后班师时武松拒绝回汴京,在六和寺出家,终成“正果”!武松比起回朝“受封”(终被“毒死”)的,自有“天壤之别”!

  附录一:毛泽东评武松(片断):

  据萧三回忆毛泽东少年时代:“那些小说里的故事、人物,毛泽东都记得非常的熟,放牛或农作完了的时候,他和小朋友切磋书中的故事——武松打大虫演得很像。看的人都喊‘再做一回’!那些读物后来对他的影响也很大。”(萧三:《毛泽东同志的青少年时代和初期革命活动》,中国青年出版社1980年版,第14页。)

   

  1935年8月,毛泽东在沙窝接见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副军长兼第二十五师师长许世友,和他作了谈话。当毛泽东和他谈起少林寺事时,他问:“世友呀,那你在少林寺学了几年武功?”“不算在家学的,光在寺里跟师傅学武艺,一共8年。”“哈哈,都赶上景阳冈那个打虎英雄武松了,怪不得连那个少数民族寨主都打不过你呀!”“怎么,主席,你连这件事儿都知道?”许世友惊讶地望着毛泽东,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少数民族的村寨。那是红军长征路过的一个村寨,许世友和少数民族老寨主打擂台,后来又在宴会上比酒量,连喝3大碗,仍面不改色。许世友说完这件事情的经过后,双眼凝视着毛泽东。毛泽东朗朗地笑了:“世友呀!你做得对,我们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是穷苦百姓的子弟兵,不是军阀、土匪,也不是行侠仗义的草莽英雄、绿林好汉。我们讲话办事都要想一想,注意政策和策略。为各族人民谋取幸福,人民就会真正拥护我们。世友同志,你现在不仅是我们红军的士兵之友,而且还是我们少数民族之友呢!《水浒传》里人道是三碗酒不过景阳冈,你世友打擂台,显身手,施礼仪,三碗酒过村寨啊!”在一阵轻松愉快的交谈中,毛泽东接着对许世友说:“听说在万源城下,你那一把鬼头大刀,削铁如泥,威震敌胆,你不愧是名副其实的打虎英雄啊!”(胡忠仁、温子春:《孝子忠将许世友的感情世界》,《中华儿女》杂志1996年第11期。)

   

  1949年4月1日,张治中以南京国民党政府代表团首席代表名义,率领代表团由南京飞抵北平。8月,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首先接见张治中,和他进行了重要谈话。据当时任张治中的机要秘书余湛邦回忆说,在张治中谈及“我们既然主张和平,既然要和各国建立邦交和做生意,那么我们就得注意态度,不一定对别人,例如对美国采取敌对或刺激的态度”时,毛泽东以武松景阳冈打虎打比方说:“首先,我们要区分反动派与革命派的界限。对于国内外的反动派不发生刺激与否的问题,你刺激它是这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反正它要吃人。我们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二者必居其一。”毛泽东设想到张治中对敌我友界限一时还不容易区分清楚,所以严正地说明。(余湛邦:《毛泽东与张治中的一次重要谈话》,《中史资料》第48辑,中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154页。)

  1949年6月30日,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的大会上,毛泽东作了《论人民民主专政》的演讲,再次提出,对于人民的敌人不可善发慈悲,要像对付景阳冈老虎那样地对付他们。“对于这些人,并不发生刺激与否的问题,刺激也是那样,不刺激也是那样,因为他们是反动派。划清反动派和革命派的界限,揭露反动派的阴谋诡计,引起革命派内部的警觉和注意,长自己的志气,灭敌人的威风,才能孤立反动派,战而胜之,或取而代之。在野兽面前,不可以表示丝毫的怯懦。我们要学景阳冈上的武松。在武松看来,景阳冈上的老虎,刺激它也是那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总之是要吃人的。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二者必居其一。”(《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二版,第1473页。)

   

  1954年3月,毛泽东在行杭州散步时,和身边的警卫人员谈起了《水浒》。毛主席问孙勇:“武松这个人怎么样,他是英雄吗?”孙勇答:“武松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武功高强有血性,是个大英雄。”毛主席说:“你讲得具体一点。”孙勇说:“武松在景阳冈赤手空拳打死猛虎,为人民除了害;西门庆诱奸霸占他嫂子潘金莲,并用毒药害死了他兄长武大郎,他查明真相为兄报仇,杀死了西门庆、潘金莲,提着人头去县衙自首。由此可见,武松是一个嫉恶如仇、敢作敢当的人。在被判刑发配孟州的路上,两押差看到他一身正气,不敢打骂和怠慢他。后来,他醉酒痛打蒋门神显示了胆识。因此,武松是个真正的英雄。”毛主席听了,说:“你答得不错,给你打90分吧!”(孙勇:《在毛主席身边二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1月版,第182页。)

   

  1959年8月2日,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毛泽东在谈及路线问题时,说:“就路线错误来说,大多数都改好了。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针,能改好,要有此信心。不能改的,只是个别人。我们要尽人事,努力帮助,对人要有情。对错误的东西要无情,那是毒药,要深恶痛绝。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要学李逵粗野。李逵是我们路线的人,李逵、武松、鲁智深,这3个人我看可进共产党,没人推荐,我来介绍。他们缺点是好杀人,不讲策略,不会做政治思想工作。总之,要采取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至于有时候凶一点,也不要完全禁止,大辩论嘛。”(王子今:《毛泽东与中国史学》,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版,第221页。)

   

  金圣叹评武松(摘自《金批<水浒传>》)(片断)

  ·摘自《读第五才子书法》:

  (《水浒》)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时迁、宋江是一流人,定考下下。

  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写得心地厚实,体格阔大。论粗卤处,他也有些粗卤;论精细处,他亦甚是精细。然不知何故,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处。

  《水浒传》只是写人粗卤处,便有许多写法。如鲁达粗卤是性急,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李逵粗卤是蛮,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靮,阮小七粗卤是悲愤无说处,焦挺粗卤是气质不好。

   

  ·摘自《第二十二回 横海郡柴进留宾 景阳冈武松打虎》:

  【总批:天下莫易于说鬼,而莫难于说虎。无他,鬼无伦次,虎有性情也。说鬼到说不来处,可以意为补接;若说虎到说不来时,真是大段着力不得。所以《水浒》一书,断不肯以一字犯着鬼怪,而写虎则不惟一篇而已,至于再,至于三。盖亦易能之事薄之不为,而难能之事便乐此不疲也。

  写虎能写活虎,写活虎能写其搏人,写虎搏人又能写其三搏不中。此皆是异样过人笔力。

  吾尝论世人才不才之相去,真非十里、二十里之可计。即如写虎要写活虎,写活虎要写正搏人时,此即聚千人,运千心,伸千手,执千笔,而无一字是虎,则亦终无一字是虎也。独今耐庵乃以一人,一心,一手,一笔,而盈尺之幅,费墨无多,不惟写一虎,兼又写一人,不惟双写一虎一人,且又夹写许多风沙树石,而人是神人,虎是怒虎,风沙树石是真正虎林。此虽令我读之,尚犹目眩心乱,安望令我作之耶!

  读打虎一篇,而叹人是神人,虎是怒虎,固已妙不容说矣。乃其尤妙者,则又如读庙门榜文后,欲待转身回来一段:风过虎来时,叫声“阿呀”,翻下青石来一段;大虫第一扑,从半空里撺将下来时,被那一惊,酒都做冷汗出了一段;寻思要拖死虎下去,原来使尽气力,手脚都苏软了,正提不动一段;青石上又坐半歇一段;天色看看黑了,惟恐再跳一只出来,且挣扎下冈子去一段;下冈子走不到半路,枯草丛中钻出两只大虫,叫声“阿呀,今番罢了”一段。皆是写极骇人之事,却尽用极近人之笔,遂与后来沂岭杀虎一篇,更无一笔相犯也。】

   

  ·宋江在灯下看了武松这表人物,心中欢喜,【夹批: 灯下看美人,千秋绝调语。此却换作灯下看好汉,又是千秋绝调语也。O灯下看美人,加一倍(蝼蚁);灯下看好汉,加一倍凛凛。所以写剑侠者,都在灯下。】

   

  ·摘自《第二十五回 偷骨殖何九送丧 供人头武二设祭》:

  【总批 :吾尝言:不登泰山,不知天下之高;登泰山不登日观,不知泰山之高也。

  不观黄河,不知天下之深;观黄河不观龙门,不知黄河之深也。不见圣人,不知天下之至;见圣人不见仲尼,不知圣人之至也。乃今于此书也亦然。不读《水浒》,不知天下之奇;读《水浒》不读设祭,不知《水浒》之奇也。

  呜呼!耐庵之才,其又岂可以斗石计之乎哉!

  前书写鲁达,已极丈夫之致矣;不意其又写出林冲,又极丈夫之致也。

  写鲁达又写出林冲,斯已大奇矣;不意其又写出杨志,又极丈夫之致也。是三丈夫也者,各自有其胸襟,各自有其心地,各自有其形状,各自有其装束,譬诸闾吴二子,斗童殿壁,星宫水府,万神咸在,慈即真慈,怒即真怒,丽即真丽,丑即真丑。技至此,技已止;观至此,观已正。然而二子之胸中,固各别藏分外之绝笔,又有所谓云质龙章,日姿月彩,杳非世工心之所构,目之所遇,手之所抡,笔之所触也者。今耐庵《水浒》,正犹是矣。写鲁、林、杨三丈夫以来,技至此,技已止,观至此,观已止。乃忽然磬控,忽然纵送,便又腾笔涌墨,凭空撰出武都头一个人来。我得而读其文,想见其为人。其胸襟则又非如鲁、如林、如杨者之胸襟也,其心事则又非如鲁、如林、如杨者之心事也,其形状结束则又非如鲁、如林、如杨者之形状与如鲁、如林、如杨者之结束也。我既得以想见其人,因更回读其文,为之徐读之,疾读之,翱翔读之,歌续读之,为楚声读之,为豺声读之。呜呼!是其一篇一节一句一字,实杳非儒生心之所构,目之所遇,手之所抡,笔之所触矣。是真所谓云质龙章,日恣月彩,分外之绝笔矣。如是而尚欲量才子之才为斗为石,呜呼,多见其为不知量者也!

  或问于圣叹曰:“鲁达何如人也?”曰:“阔人也。”“宋江何如人也?”

  曰:“狭人也。”曰:“林冲何如人也?”曰:“毒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甘人也。”曰:“杨志何如人也?”曰:“正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驳人也。”曰:“柴进何如人也?”曰:“良人也。”

  “宋江何如人也?”曰:“歹人也。”曰:“阮七何如人也?”曰:“快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厌人也。”曰:“李逵何如人也?”曰:“真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假人也。”曰:“吴用何如人也?”

  曰:“捷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呆人也。”曰:“花荣何如人也?”曰:“雅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俗人也。”曰:“卢俊义何如人也?”曰:“大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小人也。”曰:“石秀何如人也?”曰:“警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钝人也。”

  然则《水浒》之一百六人,殆莫不胜于宋江。然而此一百六人也者,固独人人未若武松之绝伦超群。然则武松何如人也?曰:“武松,天人也。”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鲁达之阔,林冲之毒,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者也。断曰第一人,不亦宜乎?

  杀虎后忽然杀一妇人,嗟乎!莫咆哮于虎,莫柔曼于妇人,之二物者,至不伦也。杀虎后忽欲杀一妇人,曾不举手之劳焉耳。今写武松杀虎至盈一卷,写武松杀妇人亦至盈一卷,咄咄乎异哉!忆大雄氏有言:“狮子搏象用全力,博兔亦用全力。”今岂武松杀虎用全力,杀妇人亦用全力耶?我读其文,至于气咽目瞪,面无人色,殆尤骇于读打虎一回之时。呜呼,作者固真以狮子喻武松,观其于街桥名字,悉安狮子二字可知也!

  徒手而思杀虎,则是无赖之至也;然必终仗哨棒而后成于杀虎,是犹夫人之能事也。故必于四闪而后奋威尽力,轮棒直劈,而震天一响,树倒棒折,已成徒手,而虎且方怒。以徒手当怒虎,而终亦得以成杀之功;夫然后武松之神威以见,此前文所详,今亦毋庸又述。乃我独怪其写武松杀西门庆,亦用此法也。其心岂不曰:杀虎犹不用棒,杀一鼠子何足用刀?于是握刀而往,握刀而来,而正值鼠子之际,刀反踢落街心,以表武松之神威。然奈何竟进鼠子而与虎为伦矣?曰:非然也。虎固虎也,鼠子固鼠子也。杀虎不用棒,杀鼠子不用刀者,所谓象亦全力,兔亦全力,观狮子桥下四字,可知也。

  西门庆如何入奸,王婆如何主谋,潘氏如何下毒,其曲折情事,罗列前幅,灿如星斗,读者既知之矣。然读者之知之也,亦为读之而后得知之也。

  乃方夫读者读之而得知之之时,正武二于东京交割箱笼,街上闲行之时,即又奈何以己之所得知,例人之所不知,而欲武松闻何九之言,即燎然知奸夫之为西门,闻郓哥之言,即燎然知半夜如何置毒耶?篇中处处写武松是东京回来,茫无头路,虽极英灵,了无入处,真有神化之能。

  一路勤叙邻舍,至后幅,忽然排出四家铺面来:姚文卿开银铺,赵仲铭开纸马铺,胡正卿开冷酒铺,张公开馉饳铺,合之便成财色酒气四字,真是奇绝,详见细评中。

  每闻人言:莫骇疾于霹雳,而又莫奇幻于霹雳。思之骤不敢信。如所云:有人挂两握乱丝,雷电过,辄巳丝丝相接,交罗如网者。一道士藏纸千张,拟书全笈,一夜遽为雷火所焚,天明视之,纸故无恙,而层层遍画龙蛇之形,其细如发者。以今观于武二设祭一篇,夫而后知真有是事也。】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1614644937)
相关古诗
  • 清华学子 一剪梅三首 一剪梅 注:吴文英体——吴文英格式(正体)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四平韵,周邦彦体——周邦彦格式(正体)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三平韵,蔣捷体——蔣捷格式(变体)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

      作者: 清华学子
  • 《行香子.赞静定慧老师》(行香子) 静定慧:人民教师,神州逸韵微信平台首席版主,东方在线网上编辑。《行香子.赞静定慧老师》文/枫叶神州逸韵,东方在线。将青春、尽付教坛。鞠躬尽瘁,腊炬滴干。育桃儿红,柳儿绿,果儿甜。名..

      作者: 叶枫
  • 无题(七绝) 低眉不语白莲中,碌碌芸生扰寂风。释祖无形缘众塑,青灯暮鼓寺朦胧。2016.11.29

      作者: 野地云月
  • 沁园春.漫吟(沁园春) 半世生涯,万里羁途,一味碌忙。惜韶春不驻,年华易逝;前尘影迹,往事封藏。髯鬓凝霜,驹阴虚耗,际遇风云梦一

      作者: 沈仙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