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享网:知识分享网,学海无涯苦作舟不文艺不鸡汤表态度理排行悟观念做判断最终仅仅是知识

赵立新金星联袂主演话剧《父亲》 火爆登陆国家大剧院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7-11 13:09:22分享人:文化苦旅热度:
担任《父亲》导演和主演的赵立新,对这部作品有着长达12年之久的不解深情。1995年,年轻气盛、桀骜不驯的他第一次在瑞典皇家剧院看到这部作品演出,为此无比震惊和激动,毅然决然留在了瑞典学习戏剧。2004、2005年,学成归国的赵立新,将《父亲》作为展示他自..

   2017年底,由琨宁文化出品、精英娱乐、希肯琵雅联合出品,尤雅担任出品人制作人,赵立新导演,赵立新、金星联袂主演的世界现代戏剧之父、瑞典国宝级剧作家斯特林堡的名剧《父亲》,在北京、上海、佛山、珠海等城市首轮的演出场场火爆。2018年7月6日晚,该剧又以更加饱满丰盈的状态登上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精彩的演出赢来了更为热烈的剧场效果和观众反响。

   面对着演出前就已经全部售罄并且连加座都卖光的票房、演出时剧场内不断爆发的笑声掌声,以及演出后如潮的好评,制作人尤雅由衷感慨道:“这次的演出效果真是太好了,戏好,剧场好,观众好!大家都跟着演员一起欢笑和流泪,剧中所有的点现场都有反应!”

  

   舞美如寒冰 冷酷里蕴含象征意义

   话剧《父亲》整体风格,可以说是既有“冰”一般的冷峻,又有“火”一般的炙热。整个舞美带有浓郁北欧特色的冷色调凛冽风格,大幕一拉开,就给人耳目一新的强烈感受。舞台三面是令人感到压抑的铁灰高墙,中间是简练的“屋架”搭建出的居住空间。抽象且不平衡的线条,一方面将舞台空间进行巧妙的划分,另一方面也暗喻着这所房子中的家庭正在面临着失衡的危机。一群士兵嘹亮的歌声响起,几个人影在昏暗的舞台上游走,错综的光影让人感到慌乱;两束光从舞台两侧的顶端交叉直射,聚焦在一对交欢的年轻男女身上。就在这冰与火的感官碰撞下,故事开始了。

   随着故事的发展,由赵立新饰演的男主人公阿道尔夫上尉和金星饰演的妻子劳拉之间矛盾逐渐升级,夫妻双方都希望得到关于孩子贝塔未来教育的决定权,为此在没有硝烟的婚姻战场,展开了一场冰火交融、你死我活的斗争。当矛盾不断激化,关系愈发破裂,家已不成家,舞台上的“屋架”也支离破碎成一块块木头,被上升悬吊在半空中。到下半场时,随着上尉的疯狂加剧,就连家庭的“基座”也已消失,全部瓦解后升值高空的房屋骨架,被灯光打亮后,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向这个残破家庭中每一个痛苦不堪的人。

  

   表演似烈焰 激情中爆发两性冲突

   和这如冰雪般冷酷的舞台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演员们如同烈焰般的表演。只见赵立新扮演的阿道尔夫身着一身帅气的戎装,在昏暗的房间中背对观众,对着空中一口一口吐着烟圈。即便是悠远而长久的沉默,也能将男主人公内心的纠结淋漓尽致展现在观众面前,从一开始便奠定了人物性格和故事基调。

   和12年前赵立新主演《父亲》这个戏的狂放风格截然不同,如今的他,表演更加克制而富有内在张力,用强大的反差去表现人物的悲剧的性格和命运,“如同一只黑色翅膀的鹰,不断在整个舞台的空气中翱翔,即使肉身已经过去,影子还留在空气里。”

   如果说赵立新精湛的话剧演技在人意料当中,那么金星此次的舞台表现则给人带来相当大的惊喜。当金星扮演的妻子劳拉出现在舞台后方,从台阶上缓缓而下,一袭白色长袍点缀着水钻,带着浴火重生的斗志和令人惊艳的风华绝代,强大的气场,不用说话,就已经在戏里。而当她开口,则更令人惊叹,她的声音外柔内刚,不动声色中,自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当上尉“无限膨胀的男权意识”背后的虚弱,遇到强大女人时矫枉过正的“自卑”,则成为二人之间最激烈的戏剧冲突。

   阿道尔夫上尉和劳拉的一场“激情戏”,充分展现了两位演员的肢体表现能力。劳拉穿着真丝睡裙躺在沙发上,阿道尔夫冲过去抱起她的双腿,灯光突然变成猩红色,两个交叠的身体纠缠着,人性的欲望、过往的现实将劳拉撕裂。那一刻的劳拉愤怒又无助,企盼又痛苦。复杂的人物内心加上复杂的肢体动作,在赵立新和金星情感充沛的表演下摄人心魄。金星在这场戏中调动出了她作为舞蹈演员的强大肢体力量,演绎出了女主人公从内到外的“爆发”。

   而阿道尔夫上尉和女儿的一场戏,则堪称全剧最温暖的一幕。当女儿贝塔说出:“爸爸,你一回来就不一样了,就像在春天的早晨把窗子全打开了!”此时舞台上的灯光瞬间变成煦暖的黄色,这也是全剧最暖的一刻。赵立新扮演的父亲牵着一身白衣的女儿的手,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充满父女温情,也为上尉后来的悲剧命运埋下了伏笔。最终,完全没有弄明白自己的上尉,被复杂的情感缠绕得越来越紧,如同熊熊的烈焰,把周围的人也给烧了。

  

   台词引笑声 当代人也有情感共鸣

   整个演出中,所有女性人物的服装都是白色的,而所有男性角色的服装则都是黑色或深色的,象征着两性之间的黑白分明,彼此对立,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这版《父亲》中,作为导演和男主角的赵立新,还根据原著背景加入了很多瑞典元素。阿道尔夫作为瑞典骑兵上尉,日常生活中都是由勤务兵负责代办杂事。剧中几位勤务兵不仅负责迎送客人,还有从头至尾贯穿的“啊——吼”的嘹亮口令以及瑞典军人的军姿军步,营造着故事的环境背景。穿插其中的瑞典音乐,带着北欧的极简风格,恰当的渲染着剧中情绪。

   整个演出以淋漓尽致的舞台表演,带给所有观众对于婚姻和两性关系的思考。而最有意思的是,这出在历史上曾被打着“仇恨女性”标签的名剧,在当代剧场里,居然让女性观众们笑得最大声,剧中不少台词都引起现场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会心的笑声。比如上尉问自己的奶妈“你们女人怎么能把一个成年男人像孩子一样来对待?”奶妈回答道:“可能是因为你们所有的男人,不论年龄大小,都是我们女人生的。”还有愤怒的上尉对妻子说道:“以前结婚是娶一个妻子,现在是和一个女实业家合伙!”一百多年前,斯特林堡在情感当中的痛苦与困惑,被现代人以笑声报以了理解。

   整个作品不仅对人性、两性、婚姻、情感、教育、信仰、权力、命运的犀利刻画和深刻剖析,而且和当下的每个人都有关系。纯粹的恨很容易,只要心心念念将对方摧毁;纯粹的爱却很难,当感情牵扯到生活的千丝万缕,当婚姻成为束缚夫妻双方的一道牢笼,人人都会发出如此感叹——爱,比恨更难。正如赵立新所说:“如果你婚姻特别幸福,一定来看看这个戏,能让你更加珍惜;如果你的婚姻不幸,更应来看看这个戏,让它幸福吧!”

   缘起寄深情 赵立新、金星“新星相惜”

   担任《父亲》导演和主演的赵立新,对这部作品有着长达12年之久的不解深情。1995年,年轻气盛、桀骜不驯的他第一次在瑞典皇家剧院看到这部作品演出,为此无比震惊和激动,毅然决然留在了瑞典学习戏剧。2004、2005年,学成归国的赵立新,将《父亲》作为展示他自己多年学习成果的处女之作,自导自演搬上京沪两地舞台,从而得到国内戏剧界的认可。

   12年后,《父亲》再度点燃已经在影视领域功成名就的赵立新的戏剧激情,并且还吸引了心高气傲的“毒舌女王”金星,联手共同将其重新搬上舞台。在赵立新眼中,金星正是《父亲》中女主人公劳拉的最佳扮演者。赵立新说他从金星的身上看到了丰富的表现力,一种腾腾的热气,一种属于舞蹈演员的惊人爆发力,当台词苍白的时候,还能用肢体传达振聋发聩的力量。金星自己也说:“我是一个舞台演员。无论哪个国家,只有有实力站在舞台上的演员,才是真正的演员。不管你是不是明星,真正的演员一定要站在舞台上。看到大幕拉起,观众的掌声响起,你才知道什么是演员。”

   对于主演《父亲》,金星表示非常“幸运”:“碰到一个好剧本,碰到一个好演员,互相赏识,可遇不可求。这部戏是对我们现在每个人婚姻、爱情、家庭、教育孩子,一个重新审视的载体。让我演这个戏,真的是太好了,我可以通过这个角色,来表达我的态度。”

   金星和赵立新,都有留学经历,都是艺界精英,同样也都拥有三个孩子。人生经历和艺术追求的高度相似,使得二人一拍即合,爆发了惊人的火花。戏里,男女主角相爱相杀;戏外,两位艺人惺惺相惜。正如该剧出品人、制作人尤雅所说:“远在瑞典的这部《父亲》穿越了130年来到我们的眼前,这其中带给我们火一般的燃烧感沸腾感,没有改变。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每一次想到要做的戏,都首先跳出《父亲》。斯特林堡的困惑和阿道尔夫的偏执,始终会让我思考,我也始终在被这种遥远的无解的甚至悲剧的产生出来的美,感动。很幸运,始终有导演的支持,金星的倾情加入,可以遇见对的主创。我想起霍金曾经说过的,他说遥远,给了我们与生俱来的差异,当相似战胜这种遥远,怎能不令人感动?”

  

   观众皆盛赞 业界称其“高格调大魅力”

   赵立新和金星目前的档期都非常忙,能在话剧舞台上欣赏到他们淋漓尽致尽情投入的精彩表演,对很多观众来说,都是一份惊喜和感动。一位赵立新的粉丝特别从外地赶到北京,她说自己几乎看了赵立新所有的影视剧,还特别喜欢他在《见字如面》《声临其境》等节目中让同行都赞叹佩服的表现,并更加坚信“赵老师最大的魅力和光彩还是在舞台上。”但由于身处外地,平时很难看到赵立新的话剧演出,因此这次听说《父亲》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她特地提前订了演出票和飞机票赶来看戏。在剧场里,她坐在台下,看到自己的偶像就出现在距离自己几米之外的舞台上,她幸福得“想哭又想笑”。整个演出过程中,她形容自己“完全被吸到剧情中了,三个小时就像钉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连中场休息都舍不得离开座位。”看完演出后,她的眼泪还含在眼眶中,激动的溢于言表,一个劲儿表示:“能看到这么好的演员,这么精彩的演出,太值了!太有福气了!希望还能再看到赵老师演话剧,真是太有魅力了!”

   《父亲》的演出,不仅引发观众热烈反响,从首轮演出,就赢得了业界各种好评。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梧桐盛赞道:“当下的舞台是个缺少悲剧的情境,戏剧时空里没了悲剧,也就没了分量和底气,而话剧《父亲》,来的正是时候。它冷峻的气质和绝伦的表演,其间的各种虐心挣扎,各种神经错乱,各种心乱如麻,各种生不如死,让人悲从中来,感由心生。该剧的表演堪称当代国内话剧巅峰,赵立新以刻骨般的内力驾驭着斯特林堡的深刻、炽热、嚎啕和不羁,正邪参半的灵魂游走在舞台之上,穿梭在观众心中,纠结着,宣泄着,时而热血沸腾,时而毛骨悚然。”

   文艺评论家、编剧李静评价道:“两个主角跌宕起伏的心理激流,表演得活色生香,魅力四溢。赵立新和金星训练有素的形体表现力,是中国演员里独占鳌头的。而赵立新的声线魔力和精神深度,从来都是舞台必杀器。每个细节都精雕细刻,节奏酣畅变化多端,导演深谙戏剧的真谛在于生命的明灭流动,不可拘泥涣散。赵立新的导演才能,此剧是发挥得最充分的一次。舞美设计极简北欧风,形似灰色监狱,LED灯管组成的客厅轮廓渐次分崩离析,隐喻家庭和婚姻的残酷面相。设计者是赵立新在瑞典上大学的女儿赵琨宁,虎门无犬女。音乐和灯光也棒。一部高格调大魅力的作品。”

   剧评人黄哲点评道:“这出《父亲》没有一句话的字面意思超出九年义务教育的理解范围之外,但一回味,就会发现全是金句。其杀伤力句句像马戏团的飞刀,剧场的每个座位仿佛变成靶子,飞刀过后,靶子上准确留出一副人形。”

   剧评人张敞对赵立新的导演功力和整个演出的制作精良大为赞叹:“赵立新是有学者之风的演员,这应该是他多年来最想导也最想演的作品。从他作为导演的角度来看,这部作品也是非常成功的,单凭这部几无瑕疵、格调高雅的演出,他绝对可以被视为国内最好的话剧导演之一。音乐、节奏、部分场景的渲染,很见审美和功力,让人对他严肃的创作态度油生敬意。”

   剧评人张向阳也点评道:“这部原本晦涩阴暗的现代戏剧里程碑,在赵立新和金星的诠释下,变得鲜活好看,一刻不停激活想象,观众被紧紧裹进恐惧、紧张、矛盾撕裂的危机暗涌中——男性的彪悍魄力、犀利勇猛掺杂着近乎神经质的偏执和疯狂,也时时闪现着逻辑清晰的机智思辩、犀利批判和闪亮激情。从视觉享受到精神深度,《父亲》是献给观众的一份珍贵礼物。”

   北京晚报资深记者王润:斯特林堡的《父亲》,一出曾被视为“仇恨女性”的名剧,居然让今天的女性观众笑得最大声。赵立新戏好,在意料之中,“如同一只黑色翅膀的鹰,不断在整个舞台的空气中翱翔,即使肉身已经过去,影子还留在空气里”。而金星的好,则让人惊喜,风华绝代,内柔外刚,台风之大气,绝对是“女战神”级别。在没有硝烟的婚姻战场,看冰火交融的两性关系,当一切支离破碎,没有赢家。

   著名歌手成方圆:《父亲》首演极其震撼,教科书般的表演让人欲罢不能,演员的幸福就是能在舞台上极致的释放人性表达情感。

   著名编剧、策划人史航:赵立新这样的演员,用十二年轮回两度演绎斯特林堡《父亲》,我特别在意,在意他那份有刻度的沧桑。现场你会感觉他那份自如挥洒,自如地塑造着一个一刻都不能自如的男子,军官,家长,老爷。强弱瞬间转化。不是炫技,而是用自己的目眩神摇带动观众,让我们看到人可以这样为难自己同类,以家庭之名互戕。

   路海波:我们中戏的校友,学生,曾经的同事,好友,著名演员赵立新导演和主演的舞台剧《父亲》(瑞典现代派剧作家斯特林堡名著)在保利剧场几乎座无虚席。赵立新中戏导演、编剧、舞美86综合t实验班毕业后,又先后赴俄罗斯和瑞典留学读研。并受聘于瑞典皇家剧院。2002年回国发展,曾受聘于我系,我们又从师生而为同事。立新这几年在国内的影视剧中屡有惊人表现,大放异彩。今晚在保利剧院舞台上的表演同样令人惊艳。其扎实的台词功底,松弛而游刃有余的表演赢得阵阵喝彩。为立新点赞。

   雷晓宇:《父亲》散场,姑娘们被圈粉,啧啧赞叹说,赵立新怎么这么性感啊。之前看过他演鲁迅,演爸爸,演古装的知识分子,演拆白党,却不知道他演风流自伤霸蛮的男人,个人魅力简直笼罩整个舞台,甚至笼罩斯特林堡,在追光灯下和斯氏量子纠缠个不休。中国男演员里,这样有演技、有性魅力、有知识分子气、还洋气不土的男演员,一时想不出第二个。

知享网所有文章欢迎转载,但务必注明出处,并保留链接。
关键字: 话剧大剧院
免责声明:
1、知享网所有文章作品,均有注册用户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知识,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