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唐冰炎评论:一粒阳光照肺腑

—— 原创文学唐冰炎评论:一粒阳光照肺腑

来源:新余文艺 \\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12-26

一粒阳光照肺腑

——评杨志学新诗集《在祖国大地上浪漫地行走》

文/唐冰炎

百年前,年轻的鲁迅在《摩罗诗力说》中意气风发地写下“凡人之心,无不有诗”,先生洞若观火般地预见了白话新诗美好的前景和绵延不绝的生命力。新诗从蹒跚学步至今已逾百年,诗坛风云变幻,诗歌思潮此消彼长,但正如著名诗人吉狄马加所说,杨志学始终坚守于浪漫主义诗歌的美学传统,在当下驳杂多变的诗歌风格中,宛如一道澄澈的溪流,欢快而灵动,又宛如一粒温煦的阳光,通透而明亮。

作为诗歌专业领域的研究者,杨志学对浪漫主义的把握有他独到之处,“生命个体的真挚抒情”是贯穿他诗歌书写的美学追求,夸张矫饰、无病呻吟或语辞游戏都了无痕迹地被驱逐,我把他这种风格称为“朴素的浪漫主义”。《在祖国大地上浪漫地行走》这本诗集中,较丰富地呈现了杨志学诗歌中的几个维度。

诗与梦

古人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浪漫主义诗歌不可或缺的元素便是瑰丽的想象与纯真的理想。杨志学的很多诗歌营造出了浪漫美好的梦境世界,如“布尔津的风是甜的/就像阿勒泰水果的味道/布尔津的水是柔软的/额尔齐斯河把我的眼睛抚摸/我呼吸着布尔津清新的空气/我流连布尔津夕阳下迷人的金色”(《布尔津旋律》),朴素的语词,从容的抒情,明丽轻快地带来了一个美如幻境的世界。

诗集的同题诗歌《在祖国大地上浪漫地行走》中,小时候的我、青年的我、如今的我直抒胸臆,各有梦想:云游——“张开想象的翅膀,在蓝天云海中/自由地翱翔”,漫游——“多美啊/迈开双腿,在祖国大地上浪漫地行走”、仙游——“多么荣幸/我在亦真亦幻的人间仙境/神仙般地赋诗、喝酒”,在物欲横流、浮躁喧嚣的当下,如此晶莹剔透的童真梦境有晨风拂面般的清新明朗,也是诗人爱国情怀的真挚流露。

诗与情

诗歌,顾名思义,乃诗与歌的融合,无论“情动于中,而形于声”,抑或“诗缘情而绮靡”,“情”都是联结诗者歌者与世界、读者、听者共生共鸣的纽带,是诗歌区隔于其它文体而闪亮于文学殿堂的特质所在,深奥的哲思、曼妙的领悟在诗歌中也需寄予于本真的抒情。杨志学的诗歌书写取材不同而各有侧重,但始终不离我国古韵悠长的抒情传统。在思亲怀友的系列中,他的书写呈现出别样的韵致。在《思念如水》中,思念的对象——母亲并未正面出场,思念带来的心理与生理的个体经验成为诗的主体部分,“它是柔软的,也是狂野的/会让你失去理性”,“一种无助的,乃至于绝望的感觉”,前半部分营造出激烈情感震荡与失衡的状态,而在诗末,思念在“发黄的照片”与“一束文字的小花”的具象中落下,收尾沉稳而留有余味。

《和父亲拉手》《父亲未经我们同意就走了》两首中,怀旧的叙事与抒情处理得颇有个性,前一首中,诗人以一种克制收敛的方式抒发了父亲离去的蚀骨悲痛,千头万绪的记忆中只选择了“拉手”和“走丢”的旧事:“在我童年的时候/父亲常带我出门,拉着我的手/……为了缠着父亲买一副陆战棋/我竟会有意走丢”,而当“我”拉着“老年的父亲”的手,终于体会到拉着手的“父亲”突然走丢而“再也不能聚首”的心痛与失落,童年的我与父亲、老年的父亲与我并置在回忆的空间里,昔日有意逃离父亲“拉手”的孩子的我与今日“拉手”老父亲而不能的我构成今昔对比的画面,朴素而形象地传达出失亲的伤痛和生命的无奈。

后一首以几兄妹亲昵的反诘语气抒发对父亲的刻骨思念:“父亲,您怎么这样/不经我们同意就走了?”,抒情散落于每一节生活细节的表述之中,张弛有度,但口语化的怀旧追忆营造出亲切熟悉的人间烟火气息,克制而诚朴的抒情把读者不自觉地拉入文本情境,与那里的家人感同身受亲人离去的遗憾与悲叹。

诗与思

诗人往往以形象感性的方式体悟哲思,浪漫主义诗歌主情的同时智性也不可缺席。杨志学的很多诗歌书写了他在质朴的日常经验中对人与生命的体悟,《秋叶飘》、《秋日思绪》、《雪赋》等自然系列诗歌都蕴含了丰盈的哲思,其中尤以《为什么要去敬亭山》一首最有空灵飘逸之美。

他诗歌中的自然书写并不拘于对风物故人的摹画,而是一唱三咏的方式抒发浸润了性灵与禅意的敬亭山带来的哲思——回归:“人,不可能/像一只鸟儿那样飞/所以不是回归到鸟/人,也不可能像/一片云那样飘/所以也不是回归到云/人,要回归你自己/人,要回归到一个人。但仅仅是此般“性本爱丘山”式的哲思似乎缺少了点轻灵的诗意,诗人机心巧妙地来了个“自在飞花轻似梦”的收尾:“人不可能像云一样飘/但可以像云那样/时而散,时而聚/人不可能像鸟一样飞/但可以像鸟儿那样/自由地来,自在地去……”,诗意就此在哲思中漫延开去。

结语

杨志学的诗歌书写能够执守他朴素浪漫主义的风格,在我看来是因为他有自己笃定的诗歌美学追求。他对自己的身份界定不仅仅是创作的“诗人”,还有“诗歌研究者”、“诗歌传播者”、“诗歌工作者”的多重身份,这使他与很多诗人有了不同的思考角度。在博士论文中,他曾这样写到:“……新诗传播中是否还存在易记易诵的特点。确实,今天的诗人在音义分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追求诗的意义内涵和哲学思考,使大量的诗歌变成了只能‘看’不能‘听’的东西。但这正是新诗传播所遇到的一大问题。”以传播学的角度反观当下的诗歌创作,我们便能更深地理解与领悟杨志学诗歌追求的核心所在:脍炙人口,明白晓畅,情感真挚,哲理素朴。回望中国诗歌悠长深邃的历史,我想杨志学的诗歌实践之路会是个无悔的选择。

作者简介

唐冰炎,汕头大学文艺学硕士,北京大学访问学者,新余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新余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黄娇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