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文学的深处:诗歌的慰藉与小说的绝望 十月文学月回顾

—— 翻译文学的深处:诗歌的慰藉与小说的绝望 十月文学月回顾

来源:JIC书局客 \\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11-06

Beijing October Literary Festival

第四届北京十月文学月

茅盾曾说,文学翻译是用另一种语言,把原作的艺术意境传达出来,使读者在读译文的时候,能够像读原作一样得到启发、感动和美的感受。“再创造”就是翻译文学的最大魅力,基于原著的文字语言、意识形态,融合译者的知识、经验和理解与感悟,来实现译本与原著相等的审美价值。

这样的艺术价值需要通过多方面来实现:一方面需要再现原作的形象,展现情感和语言的艺术美;另一方面是要实现思想文化的交融,把握与平衡译文的意义。所以说,翻译文学不仅仅是一种语言活动,更是一种思维的运动,它构成了新中国多元文化的重要根基。

第四届北京十月文学月系列活动中,我们分别邀请到了苏伟王家新,以及于是文珍四位嘉宾,通过2场文化活动带我们走进作家的精神世界,走进翻译文学的世界,窥见翻译文学的深远影响与艺术魅力。

Part.1

在诗歌中遇见人生

《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是殿堂级诗歌大师里尔克在三十岁左右时写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虽是写给“青年诗人”,里尔克却不止于谈论创作和诗艺,而谈及青年人普遍面临的疑惑和愁苦,揭示了审美、信仰、寂寞、爱、悲哀等论题的深奥本质。冯至在读到此书时,曾发出这样的感慨:“觉得字字都好似从自己心里流出来,又流回到自己的心里,感到一种满足,一种兴奋。”

10月25日晚,建投书局联合雅众文化,在建投书局·国贸店举行了“诗人相遇的时刻:里尔克、冯至与中国——《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阅读分享会”活动,诗人王家新与苏伟受邀出席,带领我们解读“十封信”的深意,探讨了他们眼中里尔克与冯至的相遇以及给他们带来的影响。

“尽管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他们在诗歌生涯和生活上经历的起伏、波折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苏伟讲述到,早年二人都发表了诗歌,但此后都有近十年的歇笔。相似的人生阅历与生命感悟,让冯至不断追求里尔克所达到的境界,并吸收了里尔克“通过经验而不是情感来描述世界”的方法写诗,最终创造出了被文学史家孙玉石先生称为现代中国最佳诗集《十四行集》。

里尔克与冯至的相遇,是具有向导作用的。正如冯至所说:“里尔克许多关于诗和生活的言论,像是对症下药,给我以极大的帮助。”苏伟提到,在冯至写诗的过程中,从意识转变的痕迹中即可感受到他与里尔克的相遇。比如他在《十四行集》里写到,“我们的身边有多少事物向我们要求新的发现”,这真的是和里尔克发生直接对话了,是在他消化早期青春唯美的诗歌情况下转向对经验、对存在的一种敞开。

而王家新则是从自身、从我们所处的时代出发,讲述我们与里尔克、与冯至的相遇,他们深刻影响了中国现代主义诗人的诗歌观念:“80年代最响亮的一句话叫思考与抒情,那个年代有一点疯狂,情感过剩,不抒发是不行的。但读了里尔克的诗,非常震撼——诗歌不能写得太早,我们要采集人生的精华与要义,最后写出十行诗。冯至翻译的里尔克促使我们那一代人,把创作重新建立在一个更深刻的基础上。”

其实,里尔克与冯至不仅仅是诗人的相遇,同时也是中国诗歌与西方诗歌的碰撞、影响与融合。冯至通过翻译里尔克以及自己创作的《十四行集》,给中国的诗歌带来了一种言说精神的语言,它对人生的警策,把抒情的诗和思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充满奥义,难以穷尽。

如果说,里尔克的诗歌营造出了深沉而又温柔的书简世界,处处可见对青年的关怀与理解,给予人们精神的指导,为处于迷茫中的人们提供了一种足以慰藉心灵的处世方式。那么,正相反,奥康纳的小说是诡异的,是对于人们内心最阴暗面的无情揭露,直戳心灵的痛点,叫人体会宿命的残忍,而迫使人们怀疑“善”的真伪,甚至透露着无法改变的绝望。

Part.2

在小说里追问至善

10月26日晚,建投书局联合雅众文化,在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开启了一场 “对至善的追问 ——于是×文珍谈《好人难寻》对谈会”,并邀请到了《好人难寻》译者于是与青年作家文珍,带领读者一起走进奥康纳的文学世界。

人们总是喜欢将世界上的人进行善恶之分,然而在很多时候,善恶并非黑白两色,界限分明。而“伪善”则成为掩饰人性,寻求自我安慰和救赎的一种途径。在奥康纳的笔下,“伪善”被展露地淋漓尽致,她把恶写到极致,让我们会看到“好人”面具之下的、出乎意料的憎恶面孔。的确,从奥康纳各个时期的创作中,都能窥见这一特点。

作为奥康纳资深书迷,文珍对其写作风格进行了剖析:除了天赋,奥康纳的家庭环境及自身条件也对其创作起到了重要的影响。出生于美国南部小城的奥康纳一直疾病缠身,身患严重的红斑狼疮,与外界鲜少接触,生活封闭,几乎不参加社交、社团活动,“她就像一位传奇的隐居者,用文字和书信与外界交流”。另外,作为虔诚的天主教信徒, 她的大部分作品都与宗教信仰有关,但她拒绝在小说中直接传递正统的信仰告白,而是通过写虚伪的宗教道德和真实的人性之恶的矛盾,表达人性的困境。进而让普遍缺失信仰的当代读者去思索到底什么是精神的需要、什么是盲从的信仰……

奥康纳的犀利就在于这样一种现实主义。于是说:“关于善与恶,奥康纳是在挑战读者的道德和信仰,她给自己设定了一条很奇特的写作路径:要写人性中的恶,但不给予分析或解释,只是把恶所能达到的极端呈现给你看,不说为什么,但在她的小说中,行善的往往是伪善的,行恶的人在短篇的篇幅里似乎会得逞,所以读者如果不用脑子,或者自己的道德观就经不起考验,就会被带到沟里去,会误读这些故事,会以为奥康纳在写恶的小说,但事实上并不是,她把恶推到极致,并不是因为她喜欢恶,而是如同在反问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善呢?”

奥康纳

奥康纳用极恶刺激读者的神经,用反讽挑战读者的想象力和判断力。“奥康纳写的是那个转折时期南方的挽歌,写的是一群不合时宜、格格不入、注定会被时代抛弃的人。她漫不经心地把这种残忍摆弄给你看。她会让你觉得,那样伪善的好人随处、随时都存在。”

奥康纳的小说在大数人眼里是黑暗、腐朽的,是充满荒诞、怪异的,因而常被归类为“南方哥特式小说”。奥康纳的卓越想象力和非凡叙述能力,以及荒诞的情节、反讽的幽默、悲剧的收局……都需要读者反复重读、细读、精读。在本次对谈会的尾声,于是总结到“翻译是最好的阅读方式,一字一句一个标点都不能漏掉”,并以《上升的必定汇合》《流离失所的人》中选段为例,展现了奥康纳用词之精益求精,这也要求读者敏锐感受。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