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家庭一言不合就离婚而古人呢?结发为夫妻从此恩爱两不疑

—— 现代家庭一言不合就离婚而古人呢?结发为夫妻从此恩爱两不疑

来源:哲学诗画 \\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10-17

在诗歌史上,《古诗十九首》所代表的东汉后期无名氏五言诗,标志着五言诗歌从以叙事为主的乐府民歌发展到以抒情为主的文人创作已经成熟,同时也为魏晋南北朝以五言诗型为主体的文人诗歌的高度繁荣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古诗十九首》在揭示人生的悲剧性的实质与人生应自我珍视等人生、社会等方面都有是前所未有的突破,在我国诗歌发展史上享誉有很高的地位,对后来的五言诗产生了深远影响。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称《古诗十九首》为“五言之冠冕”,钟嵘在《诗品》中赞其“一字千金”,张戒在《岁寒堂诗话》中推其为“古诗第一”,并做出“其情真,其味长,其气胜”的评价。

为了更好的学习古人在《古诗十九首》中所展现出的语言特色、艺术手法和抒情方式,哲学诗画特意摘选了5首,一起来赏析,品读。

1.《结发为夫妻》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新婚燕尔的男女,本应是幸福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刻,却面临着生离死别。因为战争,丈夫被征发从军。他们无法抵抗,也无暇抱怨,夜色就要消失,天一亮就要出发。而这一去,何时回来,能否再回来,都在未定之天。他们能把握的,只有这离别前的一刻,彼此安慰,珍重作别:“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这一刻,他们希冀保留的,是曾有的欢乐的记忆;至于未来,活着自当归来聚首,如若死别,那生者自会长久思念,人世间,还有比这更彻底而强烈的情感表达吗?

现代社会婚姻自由,一言不合就离婚,而古人呢?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一生一世,长相厮守。

千古名句: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2.《明月何皎皎》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夜深人静,独处空房,明亮的月光最容易触动人的愁思,让人难以入眠。起身在月夜下徘徊,满怀愁绪却无人可以诉说。

本诗中这个月下徘徊的人的身份很模糊。我们能看到这个人在月光下的一系列动作,却看不清这个人是男还是女。表达游子和思妇的情感,是《古诗十九首》中的两大主题。而本诗,似乎既可以看作是在家的思妇对游子的思念,也可以理解为在外的游子的思归之作。

而不论抒情主人公是游子还是思妇,那个月夜徘徊的身影所透露的孤寂,却如此清晰。

千古名句: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3.《迢迢牵牛星》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诗经》中已写到织女星和牵牛星。《诗经·小雅·大东》中说织女星“不成报章”,说牵牛星“不以服箱”,即织女星不织布,牵牛星不驾车运输。这是在拿织女星、牵牛星的名字做文章,说它们有名无实。而这两颗星之间,在《诗经》时代似乎还没有产生故事。

然而在这里,织女星与牵牛星被人格化了。从人间看,这两颗星又遥远又明亮,隔着银河相对而望,很容易被联系在一起。可能还没有后世民间传说中那么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但在本诗中,这两颗星显然已化身为一对被隔离的恋人或夫妻。织女美丽,哀怨,所爱的人就在眼前,但被银河阻隔,不能相聚。

诗写的是天上的织女和牵牛,映衬的却是人间的遗憾和忧伤。

千古名句: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4.《庭中有奇树》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鲜花传情致意,该是很早就有的习俗。从庭院中开满花的树上,折下一枝,打算送给自己思念的那个人。这开篇实在平淡到乏味。当然,还有什么,能够比鲜花的芳香美丽,更能代表自己殷切的思念,更能象征彼此的情意呢?

第三联语意却是一转。花竟没有送出,久久置于自己怀袖之中,以至于周身满是花香。为什么没有送出呢?因为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了。这可真让人悲伤。但诗人却没有叙写自己的悲伤,而是又一转,转回到自己所折的这枝花上来: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为什么想要送一枝花去?是这枝花十分珍贵吗?不是。只是离别了太久,思念让自己情不自禁了。

折花的举动是平常的,而折花之情思是隽永的。

千古名句: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5.《西北有高楼》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这首诗首先勾勒出一座高渺入云、装潢精致、恍如仙境的高楼,随后引出高楼上悲凉的歌声与身份未明的歌者,最后在无尽的低回怅惘中,抒发诗人对歌者“知音难遇”的同情,表明其愿与歌者一同化作鸿鹄、远离尘世、振翅高飞的渴望。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高楼歌者应是诗人理想的化身,这首诗则是诗人自伤自悼的哀音。

全诗造虚渺之境,发伤世之音,哀怨缠绵,意蕴隽永。

千古名句: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1614644937)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