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钢有个“放羊诗人”诗作登上权威文学刊物

—— 舞钢有个“放羊诗人”诗作登上权威文学刊物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03-20

诗作刊登在权威文学刊物上

舞钢残疾诗人放羊写诗 笑对人生

□本报记者 牛超

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家住舞钢市尚店镇李楼村李南村民组的李松山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小学没毕业、说话走路都不太利索、以放羊为生,但他喜欢诗歌,他的诗作被刊登在了我国权威文学刊物《诗刊》上,并被评论家李啸洋、赵目珍点评。他也“一举成名”,其诗作在微信朋友圈被众人转发。3月18日下午,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李松山。

山羊胡子常常边放羊边看书。 山羊胡子供图

他的诗作走进《诗刊》

李松山笔名山羊胡子,今年39岁。在采访开始前,记者先拜读了他刊登在《诗刊》上的诗作。

翻开2019年2月下半月的《诗刊》,目录过后的第一组就是山羊胡子的诗作——《我把羊群赶上冈坡》《雨》《自画像》《致》《雨的潜台词》《闲下来的日子》《朴素的爱》《雪》《畅想曲》《重量》等共13首5页,后面是评论家李啸洋、赵目珍对他诗作的点评。在《自画像》中,他是这样写的:

可以叫他山羊,也可以叫他胡子。

在尚店镇李楼村

他走路的样子和说话时紧绷的表情,

常会引来一阵哄笑

如果您向他谈论诗歌,

他黝黑的脸上会掠过一丝紧张,

他会把您迎向山坡,

羊群是唯一的动词;

它们会跑进一本手抄的诗集里。

说到风,他的虚无主义;

会掀翻你的帽子,揪紧你的头发。

你可以站着。或者和他一起坐在大青石上,

而他正入神地望着山峦;

像坐在海边的聂鲁达,望着心仪的姑娘。

因病致残,身残志不残

这首《自画像》是山羊胡子最合适不过的写照。山羊胡子家住李南村民组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他的屋里放着一个书柜,里面摆有不少关于诗歌方面的书——《在身体中流浪》《当代国际诗坛》等。据山羊胡子介绍,小学四年级时,他因患脑膜炎留下后遗症,走路一踮一踮的;说话也不利索,每说一句话头都要仰起扭到一边,嘴咧着,脖子上青筋暴出,显得非常吃力,而且吐字也不清晰,常常出现“卡壳”现象。为此,他只好被迫辍学。

“人总得有个爱好,这样才不觉得单调。”就这样,山羊胡子喜欢上了诗歌。常常早上不到5点就起床看书,他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山羊胡子的父亲几年前因病去世,留下他和70岁的母亲相依为命。因为身体原因,他没法外出打工,就在家养了几只波尔山羊。放羊时,他常拿着一本有关诗歌方面的书看,常常是羊在吃草,他坐在一边看书。《布罗茨基谈话录》《特朗特罗姆》《希尼》是他的最爱,此外,他还常看《瓦尔登湖》等文学方面的书籍。而在他的朋友圈里,转发的也多是诗歌。

“不善言语”的他借诗抒怀

生活阅历和文学积淀打磨了他的创作,他便开始尝试写诗,写身边的人、身边的事,家乡的风光或对自己的期冀,并试着向一些诗刊投稿,结果都石沉大海,但他并没灰心。2016年,他开始接触网络,并加入舞钢诗社,成为舞钢诗社的会员。闲暇,他经常参加诗社的活动,和诗友交流写诗心得。

随后,《河南诗人》《齐鲁杂志》等开始陆续刊登他的作品。2018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诗歌,2018年度网络诗选》中也收录了他写的《有雾的早晨……(外一首)》《在岗坡》等诗作。

2019年2月下半月的《诗刊》刊登了山羊胡子的诗作,知名评论家李啸洋说他的诗歌“平视生活,没有僭越冷静观察者的位置,生活构成他诗歌起兴的源头,牧羊、筛豆、落雨、捡石,都成为他写作的源头……诗人没有在诗歌里戴上面具”。赵目珍说,他的“诗歌因为不带有知识的凝重,从而使其诗歌呈现出了一种朴素、明朗的质地……”

此外,还有更多人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纷纷在微信朋友圈转发、点赞、留言。市民孙国福留言“身残志坚、写诗爱诗的人,让人感动而且不由自主地心生敬佩”。

晚 报

相关古诗
  • 父亲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风吹乱了你的发笑笑不说话你说你老了我却不承认不愿相信时光偷偷的跑了岁月染白了你的头发给你添上了皱纹道道都是故事留下的痕迹你懂人情世故饭后总是有说不完的往事经年..

      作者: 萌帅萌帅的朕
  • 相信生命的小和自己的南山|高春林2018年新作选 它回应了“灵知主义”中“灵魂实体”的自我救赎,“我”因此获得与上升、轻逸、越出边界之外的“游魂”的对视,“我”及其牵引物也在其启示和检视中。诗中的“影子”和“镜中人”又延续了高春..

      作者: admin
  • 闽南夜话 , 厦门人爱吃的海蛎,原来是这样“破”出来的 厦门近海潮间带,那潮来而隐、潮退而现的“蚝堆石”,就是“蚝仔”的生息之所,更是养殖户生活和希望的寄托。★可以发送音频作品或原创文学作品至电子邮箱xmrbsbjczs@126.com,请在邮件标题处…

      作者: 诗王
  • 走到最北面,路就断了|晨曦诗歌《信念》《明》 半世疲惫的风尘与枯瘦的梦啊.在我最美的青春里所有的悲喜,都留在了天空,我孤独的诗文我的祖先,摇着风铃慈祥地,从我梦中经过留下了二颗,最闪亮的星我仿佛看见…

      作者: 诗王